天津援救干部王楚生对每一个具有专业眼光的项目都很了解

尖扎县农业科技园

王初生(左二)在基层调研

天津北方网讯:38岁的王初生在天津第二批援青干部中年龄虽小,但却拥有最高学历——中国地质大学地质工程专业博士和同济大学地下工程的博士后。2013年7月王初生主动报名援助青海省黄南州,并被任命为黄南州尖扎县发改局副局长,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援青生涯。半年来,王初生运用他的专业知识,一方面全面调研,掌握情况,另一方面亲力亲为,让尖扎县每一个天津援建项目都能落地生根,蓬勃发展。

从零开始的基层调研

“病没病不知道,睡没睡不知道,吃没吃不知道。”从小在平原长大、生活的王初生刚来到尖扎县就是这样的感受。

“那感觉像是被人拿枕头捂住鼻子,还被人打了一拳似的,头晕眼花还喘不上气。”王初生说,因为高原缺氧,他常常睡到半夜就被憋醒。就在这种身体和心理的极限条件下,王初生在来到尖扎县的第二天就开始基层调研。“到尖扎县工作,第一批援青干部马上就要离任,天津很多援建项目还在建设或者准备建设。而自己对尖扎县情况,对援建项目情况却两眼一抹黑。这种感觉让我恐慌,所以必须在第一时间开始调研,顾不得身体上的那些不适了。”

王初生把调研工作分为三项,第一项是跟上一批援青干部了解情况,“2011年、2012年天津市援青资金支援实施尖扎县项目总计8项,投资1115万元,均已完成相应投资,许多援青项目建成或在建,我们都要跟进。这些情况上一批的援青干部最清楚。”第二项是查阅尖扎县发改局项目资料,询问当地干部尖扎县情况。“当地干部更能从当地人角度出发,给我们新的观点和想法。而项目的图纸和资料能从工程角度了解工程方案、进度。”而第三项就是最基础的现场调研,亲自勘查项目。

王初生一般白天去尖扎县各村现场调研,走访各个项目现场,与施工人员交流,了解项目进展当中的问题。而晚上则查阅项目资料,每份项目资料包括数据、图纸、情况介绍等,有一两尺厚,王初生经常要看到半夜才能睡觉。

就这样,经过几个月的时间,王初生以一个初到尖扎县的援青干部身份做出一份尖扎县调研报告,内容涉及尖扎县所辖6乡3镇:对尖扎县风土人情,经济上的优势劣势,以及以往援青项目的进展、优势、缺陷有详尽论述,并对尖扎县以后发展以及天津援建方向提出可行性建议。而这份调研报告也被评为全州典范,所有援青干部和当地干部都称赞:“调研,就应该这么做,报告,就应该这么写”。

农业科技园带领农民致富

尖扎全县有耕地9.5万亩,但是大多数种植青稞等价格低的农作物,农民辛苦一年,每亩地只有三五百元的收入。援青干部们把加快产业发展与农牧民脱贫致富相结合作为对口支援工作的新方向,发挥资金技术优势,建立农业科技园,成为农民脱贫致富的新途径。

“其实,尖扎县具有很好的发展现代农业的自然条件,黄河在尖扎县境内由北向南流经96公里,境内各电站库区已形成近60平方公里的水面资源,年平均气温9.3℃,年降水量为345.9毫米,年日照数平均2750小时,无霜期185天,光热水资源富集,是全省少数几个能进行喜温作物栽培的县之一。”王初生介绍,“所以我们投资在尖扎县内建立蔬菜大棚,同时寻找和吸引企业投资,带领农民一起种植温室蔬菜。”

现在,天津已经在沿黄三镇一乡光热水资源富集、交通条件便利、农民种菜积极性较高区域,落实了7个集中建设地块,面积858亩,2013年年底蔬菜温棚达到325栋。蔬菜温棚建好后,寻找和吸引企业投资生产,采用土地流转的方式,补助农民土地占用费,并聘用当地农民参与蔬菜种植。

“我们建设蔬菜大棚就相当于筑巢,吸引企业投资生产相当于引凤,我们把能给百姓带来财富的金凤凰引进尖扎县。”王初生说,“现在,建设温室大棚的土地每亩都可补助土地流转费800到1200元,比单纯种青稞提高收入三四倍。”

教育与医疗放在突出位置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天津援助青海省黄南州,一直把教育事业摆在非常突出的位置,以更大的决心、更多的财力、更多的精力支持教育事业。在天津市第一批的援助中,先后支持建设了尖扎县第一民族中学滨海图书馆、尖扎县中学滨海教学楼、昂拉乡、尖扎县2个体育场改造等多个教育项目,占据了援助资金的一半以上。

未来,尖扎县会继续围绕民族教育事业,配合地方政府全面完成中小学布局调整,建立较为完善的民族教育体系。特别是尖扎县为了努力建设“教育名县”,为了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开始加大了异地办学力度。

由于尖扎县财力拮据,医疗卫生面临很多困难,如基层医疗卫生人才缺乏;编制不足,工学矛盾突出。未来,援青会侧重促进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完善农牧区改厕、妇女“两癌”检查、孕产妇住院分娩补助、儿童营养改善计划等任务。规范母婴保健技术服务,加强产儿科能力建设,积极推广妇幼卫生适宜技术。

无悔的选择

来到尖扎,心留在了那

“来到尖扎县,接触到生活在那里的藏民,你就会被他们淳朴热情的态度感染,心就留在那了。”王初生介绍,每个月他都会下乡深入山村考察,“那里的村离县城很远,常常在只能容纳一辆车的盘山道开一天的车,再跋山涉水徒步行走几个小时才能到。”

有一次,王初生去尖扎县海拔最高的纯牧业乡考察,带了些盒装方便面和火腿肠做午饭。中午,王初生考察完一个项目,准备吃饭,发现没有热水,就去附近老乡家要点热水泡面。

“那是一户藏民,当时只有一个年逾六旬的老婆婆在家。”王初生回忆,“没想到,她听说我想要些热水泡面时,立马热情地把我拉到屋子里,要把家里最好的羊肉拿出来给我做饭。其实那户人家很穷,家中一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丈夫和儿子都在外面放牧,老婆婆一个人支撑着全家。”王初生说,当时自己很感动,自己一个外乡人,被当地藏民当作亲人一样对待,心一下子融化了。

看到藏民的淳朴热情和他们贫穷的现状,王初生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如果自己不能实实在在为当地的百姓做些什么,最后回到天津,也会感觉愧疚,所以身在尖扎县,从来不想回家,只想留下,把援建项目做好。”

回到家里,女儿认生了

38岁的王初生有一个六岁的可爱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爸爸疼女儿,这话没错。我一看见闺女什么气都消了,闺女从小黏我,一看见我就让我抱。”

可是,2014年春节前,王初生在尖扎县工作半年后返家,女儿见着他却认生了。“往常女儿看见我就会扑过来,让我陪她玩,可那天,女儿瞅了我半天,也没敢过来,最后在妈妈的鼓励下才蹭过来,抱抱我。”王初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当时心里揪了一下,有些难受,自己的闺女怎么不认识自己了呢。不过很快,带女儿玩了两天的王初生,又成为女儿最喜欢的爸爸。

“过了春节,我又要离开,可能一去一年都不会回来。”王初生说,“我跟女儿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工作,现在她还小不知道青海是哪里,去那干什么。但是当女儿长大了懂事了,知道我去青海援建,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记者刘连松见习记者程婷)

天津援救干部王楚生对每一个具有专业眼光的项目都很了解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