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的好日子的结束,赚取:利息损失和利息损失

中国支付巨头们躺着赚取备付金利息收入的好日子已终结。18日公布数据显示,今年4月末,支付机构交存央行客户备付金近5000亿元,环比增幅为58%。

这是自2016年以来,监管部门整肃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一个进展,而一个多月后,存在已久的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模式也将瓦解。

断直连,对交易规模已超过百万亿元的支付市场影响深远,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将因此而面临商业模式重构。

“银行直连”模式遭瓦解

断直连是整肃第三方支付市场的核心。

2017年央行发文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必须断开与银行直连,接入合法清算组织(网联或),时间大限是在今年6月底,即业内通称的“6?30断直连”。

过去,支付机构普遍绕开清算组织直接与银行接入,实现资金跨行清算。这么做的好处在于,费率可与银行谈判,从而节约清算通道费用。同时,资金流和信息量也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比较“自由”,并由此衍生出许多“金融”服务。

断开直连,将改变支付清算流程,原有的直连通道作废。未来所有支付机构和一家清算机构实行“N对1”对接,费率定价没了谈判空间。而费率直接影响支付机构成本,进而影响其利润。

业内人士称,仅此一点,就动到了支付业现行生存的根本。但对监管部门来说,在支付机构与银行之间硬性增加一道清算环节,可以一举掌握支付机构资金流和信息流等,进而帮助整顿支付市场各种乱象。

支付业利薄,主要依赖规模。一名支付机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接口没有标准,支付机构可以自由转接给其他无牌机构,以做大业务量,但也因此产生卷款跑路等风险事件。这正是监管一段时间以来严厉打击的“二清”问题。

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为109万亿元,其中,支付宝和市场份额合计超过90%。显然,这两大巨头是断直连大戏的主角。今年4月,财付通与银联达成条码支付合作。支付宝方面则在半月内先后传出与银联、网联达成合作的消息,但前者很快否认市场传闻,而后者在发公告后又删除,再补充公告表示仍在个别细节谈判中。

此前,一些业内排名靠前的支付机构纷纷公告,与银联或者网联达成战略合作,接入了相应的网络体系。

不过,一名熟悉支付业的高管向记者称,整个行业断直连进展实际远低于预期。他说,这些支付业务处在实际运行之中,业务费率都是基于直连谈妥的。为保证存量平稳切换,避免客群波动,支付机构需要大量运营投入,一些细节比如是否有其他补偿、存量切换过渡期等等,这都需要相关各方协商解决。

备付金利息收入开始流失

监管部门的连环动作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一个关键动作也是最先推行的措施就是集中交存客户备付金。

央行2017年发文,要求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按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且暂不计利息,此后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今年4月末的50%左右。推算下来,4月末支付机构手里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为1万亿元。

所谓客户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的支付业务而实际收到的预收待付货币资金。资金从C端用户到商户,有代扣、清算等多个环节,资金会留存在支付机构开设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中间有一个时间差。

这对支付机构而言,手握大量备付金,不仅可作为与银行谈判费率的筹码,利息也着实“诱人”。

如汇付天下支付公司,其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该公司备付金利息收入分别为2610万元、3830万元和6160万元。

上述支付机构人士说,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大巨头手握备付金量最大,利息收入应该非常可观。

按照两个巨头市场份额粗略估算,4月末两家客户备付金分别约为4900亿元、4000亿元。某大行计财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该等量级的备付金利率,一般给到协定存款利率1.15%的1.4倍,实际接近2%。

若不交存,按上述1.61%利率来算,这些备付金一年产生的利息收入分别约为78亿元、64亿元。

该人士还透露,其所在行每年支付给支付巨头的备付金利息高达上百亿元。

如今交存比例已提高至50%左右,这意味着支付机构一半备付金利息收入已流失。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诉记者,这部分利息收入没了,未来支付机构的收入结构将改变。

而对于客户备付金管理还将进一步升级。据悉,央行正在研究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存管账户试点、开办资金结算业务等。

多元化增值服务拓展空间

支付业主业比较单一,利润比较“薄”。过去很多支付机构基于牌照优势和账户体系,提供各种衍生金融服务,来增加收入。

熟悉支付行业的律师彭凯说,断直连压缩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一些隐形业务空间。支付市场之所以愈发活跃,本质在于直连模式灵活度而催生的“各路操作”。现在要求回归通道本源,以前“八爪鱼”式的业务嫁接就都得收手。

如今,断直连与可预期的备付金全部集中存管,直接砍断银行与支付机构之间的利益链,让支付业归位通道。对支付机构而言,未来面临的挑战就是收入结构重造。

“支付清算属于行业基础设施,具有一定的公共服务属性,支付本身很难发展成为暴利型业务。”薛洪言表示,所以要通过发展增值业务来实现收入结构多元化,增厚利润空间。比如基于支付入口的流量变化、基于支付数据的大数据风控变现,以及通过提供行业性支付解决方案提高利润空间等。

截至2017年末,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约有243家,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过去这些机构给到银行的端口调用费率过高,再加上渠道成本,侵蚀了支付机构大部分利润,而开展多元化增值服务将成为行业拓展收入的重要方式。

易观分析师王蓬博告诉记者,支付机构已经沉淀了大量用户数据信息,未来增值服务可延伸至大数据应用、会员系统建设、顾客行为分析等更高层次,增值服务占收入所占比例将提高。

从拉卡拉数据来看,该公司2016年前9个月的增值金融服务收入占比已接近40%。汇付天下也将大数据分析、账户管理等增值服务作为重要业务方向。2017年,该公司金融科技服务(增值业务)收入为9999万元,同比增幅为43.5%。

就整个支付业来说,上述高管人士表示,短期内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一些小机构在获得同等议价权后,在细分领域若找到场景,也会拥有市场空间。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谭章慧_NBJ6937

第三方支付的好日子的结束,赚取:利息损失和利息损失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