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超级牛散落滑铁卢:赶上一天赚200万,现在受罚

来源:市界

孟祥龙、冯志浩、孙煜、文细棠、黄国海,这些江湖上耳熟能详的牛散们,进入2018年频频失利,操作手法被曝光于市场。他们的惯常打法失灵了吗?

编辑 | 刘武

牛散难为

王鹏(化名)是混迹股市十年的一名牛散,年年稳定盈利,几无亏损。博弈重组、押注ST、打板追涨等常见打法,他都玩儿过。然而,今年以来,他明显感觉这些打法越来越难玩得转。

目前,他不得不空仓观望,伺机而动。

“近一年来,我对任何打法都不看好。”王鹏告诉市界(ID:newsseeker),“比如,往年重组股肯定是年度十大牛股的重头戏。近一年来,你会发现每遇重组股票就跌。”

过去,重组概念股会被轮番炒作。比如,市场传闻之初炒一波,正式新闻出来再炒一波,公司复牌之后往往还会涨一波。由此,重组股屡屡成就资本市场的造富神话。然而,现在大家慢慢发现重组涉及的问题太多,重组不易,重组之后的整合过程更难。

操作ST股同样越来越难。

“最初几年,我炒ST股,最高连续二十几个涨停。我也在上面赚过钱,有些四五倍收益,”王鹏回忆说,“但现在感觉明显不行了。”

一种玩法失灵,背后往往也与市场大环境息息相关。近些年来,随着注册制预期升温,市场已经不再给予ST和壳资源高溢价。未来,随着退市制度的完善,ST造富注定昙花一现。

监管利剑

不仅市场不好做了,监管利剑也时常让牛散不敢小视。

2018年至今,牛散被罚的消息不断传来。3月29日晚间,业内赫赫有名的牛散孟祥龙、冯志浩同时被罚。证监会公布了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二人被罚没金额合计超亿元。

▲证监会对孟祥龙行政处罚决定书

牛散栽了,似乎已经成为开年之后的常态。

就在孟祥龙、冯志浩被罚之前,上交所公布了一份处分决定,将炒作次新股的“游资大佬”孙煜曝光人前。

监管部门查明,2018年1-2月,孙煜名下的证券账户在交易“贵州燃气”“”股票过程中,多次以盘中大额申报封涨停等方式炒作股价,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曾被上交所采取书面警示、盘中暂停账户当日交易等自律监管措施。

孙煜依然没有停手。2018年3月8日,他在交易“贵州燃气”股票的过程中,再次出现以盘中拉升方式炒作股价的异常交易行为,最终引来处罚。

另外,在2018年1月中旬,公告称因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文细棠、黄国海、蒋九明、何曙华等人早在2017年7月已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文细棠、黄国海均为资本市场的牛散大佬,文细棠牛散团能调动的资金规模可观。

▲顺威股价图

而在2018年1月,证监会曾通报了2017年执法情况。全年新启动调查478件,新增立案案件312件,其中重大案件90件,同比增长一倍。全年办结立案案件335件,同比增长43%。

然而,市场总是会有人哭,同时也有人笑。有的牛散就对监管从严持欢迎态度。“我希望监管更严,这样炒股难度更大,我选的股或许更正确,效果更好。”牛散陈庆桃告诉市界(ID:newsseeker),“对那些违法违规的炒作,监管层给予及时打击实在是太好了。”

与陈庆桃持有类似观点的人普遍认为,规范市场对每个投资者都是好事。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监管层打击一些炒作行为,特别是重罚一些违规牛散,有利于营造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防止散户跟风炒作被割韭菜。

叱咤股坛

牛散操作手法多样,ST、重组、打板追涨等交易模式都曾让牛散赚得盆满钵溢,也让一些散户亏得痛哭流涕。

ST股曾成就了很多牛散的财富神话,比如刘悉承靠ST渝万里、ST海药两只ST股获得50亿身家;吴旗5只ST股助其5年身家翻300倍;黄木秀炒ST曾日赚200万,身家上亿……

陈庆桃就是喜好押注ST股的牛散代表,毕业于浙江大学,硕士学材料学,博士学金融管理,后又在美国学高端制造。目前,陈在美国做科研,顺便炒炒股。

沉浸股市二十余年,陈庆桃对大蓝筹从不感冒。

“行业都是动态的,很多公司过去是蓝筹,现在却不是了,比如上海普天,曾经股价超过五六十,现在跌到几块钱。”他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投资小一点好掉头,ST股再贵也就那样。只要认定一只ST公司是好公司,就会有机会。”

▲陈庆桃部分最新持股明细

孟祥龙的名气虽然不及陈庆桃,但是他曾经凭借*ST九发一举成名。

因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2009年5月25日复牌当天的*ST九发便冲上涨停板,在此之前孟祥龙刚刚进入其前十大股东之列。令人惊讶的是,孟祥龙持有的这部分股票是在*ST九发重组前以低于市价的价格购入的债权人股权,价格甚至低于*ST九发停牌前的价格。当时,有媒体称孟祥龙“神通广大”。

除了伏击ST股之外,打板追涨也是牛散惯常的作法。通过连续拉抬股价吸引散户入场,然后在高位出货,把散户套在山上。这也是最常见最凶残的一种割韭菜打法。

与牛散孙煜有着密切关系的“游资一哥”孙国栋,便喜好这种模式。坊间传言其资金量逼近50亿,操盘风格极为凶悍,拉升、洗盘、出货一气呵成。孙国栋、孙煜的关系一直是各种股吧里传播较广的话题,至今却仍是一个谜。

孙国栋还被江湖尊称为“孙哥”。曾经有业内人士透露,孙哥早年隐藏于宁波和杭州的证券营业部。2014年下半年,孙国栋将账户转入上海溧阳路营业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中信证券溧阳路营业部无论是上龙虎榜次数还是交易资金量都雄踞全国榜首。

孙哥的“溧阳帮帮主”之名便在市场上闻名。

价值投机

A股不乏这些牛散们叱咤风云的“传奇”。杨德龙分析,“牛散或者游资喜欢炒ST股、次新股、重组股等,原因在于这些股票的定价体系混乱,容易炒作,形成跟风。”

然而,难易是相对的。牛散的操作手法,早已经不再是草莽时代的那般野蛮、粗糙。

陈庆桃平时就没有少做功课。“炒股不仅是研究经济,还要研究行业。”陈庆桃告诉市界(ID:newsseeker),自己平时密切关注和研究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特别是中国经济和A股市场走向。

被ST的公司,有的是经营导致,有的是因为行业周期,有的则是违法违规。那么,牛散是如何判断ST股票的价值的呢?

陈庆桃向市界(ID:newsseeker)透露其选股逻辑,“首先要看股价滑坡到了什么程度,公司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公司还有没有救?”

要弄清楚这些问题,须花费一番功夫。“我学了五六个专业。我都不用到现场调查,通过研究公开资料就可以判断一个公司有没有救。资料要骗我也是很难的,因为我懂行业。”陈庆桃说。

陈庆桃一般是长线持股,最长的一只股票持有了七八年。陈庆桃说,“我的股票我心中有数,就算暂时跌到两三块钱也不怕。因为我暂时不卖,总归要等这公司有救的时候。”

据第三方数据统计,2012年至2016年,陈庆桃一共操作了19只个股,平均成功率高达84.21%,五年间仅2015年极端行情中出现过亏损,其余四年成功率均达到100%。五年时间,陈庆桃从股市里挣了2.9亿元。

牛散王鹏则一般不会长线持股。2017年王鹏买蓝筹股赚了一些钱很快就退出了。王鹏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并非看中蓝筹股的投资价值,只是看到了去年的市场趋势。中国好公司太少了。”

在他的话语体系中,持有一只股票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成就百年企业才能称为真正的投资。他告诉市界(ID:newsseeker):“市场更多的时候都是基于主题性的价值投机。像持有一年两年这种,就是价值投机。”

新的打法

市场方方面面都在发生变化,然而押注者和赌博者想去创造新财富神话的心态没变。

相比于中小散户更多凭借主观感觉,牛散们则各有其赚钱之道。不仅在市场摸爬滚打中形成了各自的投资风格,也往往有独到的选股眼光。

然而,牛散并不是“神散”。在A股市场“重价值、轻题材、严监管”的整体环境下,牛散们也频频失利。在更狡猾的资金面前,牛散也会被割韭菜,最终落得落荒而逃的结局。

尽管如此,沉浸股市十年的王鹏并不认为未来炒作风气会下去。他认为以前惯常的操作模式肯定有风险,并且这些玩法用久了肯定会失效或者打折扣,却不会彻底消失。与此同时,市场还会出现新的打法。

“虽然我也不知道未来具体会有什么新的打法,但是一定会不断出现。”王鹏相信,市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类似依靠伏击ST股、重组概念等一夜暴富的神话,然而总会有人站出来创造新的神话。

“从长远来看,公司价值是投资的主导因素,也是最重要的,不过,目前A股还没到这个阶段。”王鹏说。

王鹏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时代在变,公司在变,玩法在变,但人性永远不会变。一百年前跟现在相比,人性没有什么区别,新的炒作方法肯定不断地出现。”

A股超级牛散落滑铁卢:赶上一天赚200万,现在受罚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